5分28

                                                      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1 12:07:45

                                                      不排除一部分建制派内心是认同反对派的主张的,甚至对共产党有抵触情绪。只不过从现实角度、利益角度出发,他觉得自己需要跟共产党保持合作。这帮人不会很勇猛地去跟外部势力或本地的敌对势力斗争,因为他自己在外国也有很多千丝万缕的利益,可能在国外有生意,可能拿外国护照,等等。所以当中国跟美国、西方斗争的时候,他们的处境相当尴尬。

                                                      国安法其实也可以在一些情况下出手的,国安法要确保“一国两制”全面实施,要保持香港繁荣稳定,要压缩外部和内部的敌对势力。面对这些情况,除了国安法外,中央肯定有很多权力可以运用,只是反对派也不清楚会有哪些招数而已。

                                                      观察者网:在采访之前拜读了您的《香港人的政治心态》一书,这书集合了您上世纪末的部分论文研究。您在书里提到一句,“港人对西方文化的接受流于表面”。我有一疑问,怎么理解“流于表面”这表述?

                                                      观察者网:建制派不是所有人都跟特区政府上下一心,而香港施行“行政主导”体制,行政长官在立法会“两不靠”,权力受到制约监督。这就有个问题,按区议会选举的势头来看,反对派极可能在立法会选举占领更多席位。如果他们的席位增多,以后行政长官执政岂不更加受限?反对派试图“体制内夺权”,对此该如何应对?

                                                      所以我说建制派跟爱国者不是同一回事。今天,爱国者不足以支撑香港的政治大局,因为他们还没有足够的群众基础、社会支持基础和话语权来肩负起爱国者治港这个重任,所以仍要依靠建制派和中央。

                                                      其实自6月30日香港国安法刊宪生效以来,已有多名人士因涉嫌违反该法遭警方逮捕。然而即使至今,香港内外仍有部分舆论将这些人的乱港言行视作行使港人的表达和集会自由,以“人权”为由反对警方执法。

                                                      香港人表面上,特别是在生活方式和表面行为上,好像很西化,但实际上很多香港人的价值观都是很传统中国人的,很多时候是用中国传统价值观去理解或者界定要不要接受西方带来的东西。

                                                      香港马鞍山,李伯因谴责黑衣蒙面人破坏港铁设施,被纵火焚烧

                                                      再谈民主观。香港的民主实际上同样讲究实用。如果单纯看民主本身的价值,民主本身是不是有潜在的、独特的、本质性的特点,很多香港人是不明白的、亦不太理会。民主制度对他们来说主要是看它是否有用。民主制度会不会带来其他好处,会不会带来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繁荣稳定,诸如此类。如果带不来这些,香港人不会要它的,它本身也不是好到任何情况下都一定要保住。

                                                      香港警方10日公布,已采取行动拘捕10人,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相关罪名及涉嫌串谋诈骗。被捕嫌疑人包括黎智英等人。